博鳌有影响力的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博鳌网首页 >> 旅游 > 正文

“代经济”火了 个性化服务需要信任和规范

原标题:“代经济”火了 个性化服务需要信任和规范

“请帮我遛狗30分钟”,闪送员小杨接到了一单特别的“代”请求,原因是请求者自己“懒得遛狗”,价格20元。小杨来到请求者家门口领到了小狗,然后在小区里认真地执行起了这单任务,并且尽职地给请求者发送了视频。视频里的小狗正快乐地玩耍,还有小杨一边牵着绳,一边不断地招呼它“往这边这边”的声音。

代遛狗、代取东西、代吃东西、代堆雪人……这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代请求”真实存在,并且个性化的要求极高。或因为懒、或因为没时间、或因为情感需求,“代经济”应运而生。

不少互联网平台上都感受到了代经济的热度。比如仅在10月30日一天,闪送平台上在北京发布代请求类订单就有6000单以上。这种新型的经济现象证明了一件事:有人消费,就有人愿意埋单。

“代”创意被少数人埋单

大学生落落收到了一份“代吃”的请求——一位正在期的小哥哥在网上私聊请她“随便吃点儿什么”。落落和他沟通后选择了“鸡排”,然后拿着小哥哥给他的20元去买了鸡排,并且拍了照片。小哥哥看到她大吃特吃鸡排的照片后表示:“很满意,加油吃,而我连晚饭都没有。”

小哥哥是因为落落在闲鱼上发布的“代吃服务”而随机找到她的,买鸡排花了10元,剩下的10元是落落赚取的“代吃费”。双方对于这单服务都很满意,小哥哥评价:“良心卖家!吃得很好,唯一不好的是我花钱找罪受。”

落落做“代吃服务”是有先天优势的,她的体重常年保持在92斤,最近又瘦了0.8斤。她不怕代吃服务会让自己长胖,还很期待能长期开展这项能长肉又能赚钱的业务,以及能认识到很多有趣的人。

“由于苦苦增肥不见成效才出此上策,只需一杯奶茶钱,轻松让你的脂肪转移到我身上。”落落写下的广告语幽默又诱人,还承诺了消费后会返小票和图片。

除了这单“代吃鸡排”,落落还接到过一个线下请她一起吃火锅的请求,但她觉得不太安全便拒绝了。

有媒体报道,另一位“代喝奶茶“的大二学生李丽娟,虽然每天都有喝不完的免费奶茶,但体重在过去3个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看着珍珠一粒一粒从吸管输送进陌生人的嘴里,有些客人会感到充实”。

在网络平台上发布“代吃服务”的人有不少,价格在2元-0元,发布者多配上搞笑表情包表示“食物放马过来,来者不拒”,并且配上很多高热量食物的照片。

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十几位发布者后发现,大部分人的业务还未开张,真正愿意花钱购买代吃服务的人还是少数。一位发布代吃服务的人表示,自己只是为了看看什么人出于什么原因为此埋单,但问的多,购买的人少。

被用户开发的各类代服务

“代服务”的主要提供平台在淘宝、闲鱼以及各类外卖平台、跑腿平台、快递平台等,但这些平台仅仅是提供平台和人力,千奇百怪的个性化服务往往是用户自己开发的。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联系了多家平台和多位骑手发现了真实存在的更多个性化需求:有人跑步健身但没有小伙伴陪伴,希望找人“代陪跑”;有人想吃到家里饭菜的味道,希望找人“代做菜”;在大城市打工的人不想一个人去医院,希望找人“陪看病”;有人的车出了故障自己没办法解决,希望找人“代拖车”;有人寻找“代洗衣服”,有人寻找人“代开生蚝”……

“这类订单是我们意想不到的。”对外事务总监刘学住表示,使用闪送的用户都是在比较着急的情况下,而代请求类订单只是占到很少一部分,从闪送订单上看,大部分这类订单都是帮忙、排队、陪伴和代表达情感的。

他认为,伴随消费升级兴起了一个新概念——“懒人经济”,“懒人经济”最重要的是抓住了消费者“凡是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的想法,而现今的年轻人又是一批愿意用钱去换时间的人群,所以闪送在跑腿上的这块业务完全是被老用户开发出来的玩法。

有一些平台和个人已经将需求量极高的个性化需求做成了标准化服务。例如在饿了么平台上的“跑腿代购”服务中,直接有“网红店”选项,帮人代购喜茶、星巴克、奈雪的茶等知名品牌产品,代购费比一般商家略高。此外,也有一些黄牛从事网红店的排队服务,一个人领多个号排队,现场高价出售。

不仅如此,这些代服务还有着明显的节庆时令特征。快过年了,代相亲的服务就火了。有不少逃避相亲的人在网上下单,请人帮忙去相亲;冬天到了,代堆雪人的服务就火了。在大雪纷飞里的北方人提供看雪、在雪里写字、堆雪人等服务,帮助身在艳阳高照下的南方人感受下雪的气氛,甚至还可以专门录制“踩雪嘎吱嘎吱的声音”。

提供这类“代服务”的内容往往高度定制化,满足请求者的个性化要求。比如,请求者可以要求代堆雪人的在雪人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可以要求代相亲者具体的打扮风格等。

“这表现了用户对我们的极端信任。”在杭州工作的达达骑士曾胜接到最意外的一单,是帮忙“代做饭”。他表示,同城跑腿服务涉及多个方面,不只是代送东西等,只要用户讲明需求并付出合适的价格,骑士们可以满足很多个性化需求。

代经济发展需要信任和规范

1084公里,这是北京到上海的空中距离,也是闪送员杨风接到的最远一单“代请求”。

两年前,在北京工作的杨风接到了一单把护照从家送到机场的请求,要求很急。但当他拿着护照到了机场时,却发现请求者已经上飞机即将飞往上海,明天就要去国外出差。

情急之下,请求者说:“你能坐飞机帮我送过来吗?”杨风诧异之余,又考虑到时效、安全等要素,最终抱着“使命必达”的要求同意了坐飞机送快递的方式。拿到请求者朋友订的机票后,他坐上了飞机准时将快递送到上海,交到请求者的手中,又坐飞机回了北京。

这位极其尽责的骑士出色地完成代跑腿服务,但这种非标准化的服务往往会遭遇更多尴尬。

一位跑腿平台的骑手告诉记者,他和同事看到用户的一些“代需求”是违法的,也有一些人在发布需求时故意隐瞒了一些内容。比如,有人在写地点时故意不写明,到达时才发现是火葬场。

作为执行“代请求”的曾胜,他希望能够精细化标注骑士的各项技能,也希望更多高素质的人加入行列,让更多的骑士能展现自己的“超能力”,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曾胜对一件事很内疚,曾经送东西时敲门很久都没有开,他有些不耐烦,最后发现室内是一个残疾人,如果用户下单时表述得更详细,“我可以做得更好”。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陈璐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中国青年报)

版权声明:1.来源为本网的内容属于本网原创稿件,非本网来源的内容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相关资讯: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勉励捐赠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